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杨工作室

不傲视别人,不藐视自己 ,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日志

 
 

【转载】杨氏族谱序  

2015-07-27 12:33:25|  分类: 杨氏历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山高人为峰《杨氏族谱序》
 

杨氏族谱序

家之有谱,尢国之有史,郡邑之有志。寻根问祖乃中华民族之传统,翻开谱书,祖宗明矣!

查我族史,所有宗谱乃毁后所作,最早记载并留存至今者为民国戊寅年《黔西杨氏族谱》,自民国后代代传抄延续至今者为《毕节杨氏族谱》,最近的有89年织金三塘核桃冲《杨氏族谱》。虽有数所古碑记,但是如今明朗者仅织金毛栗园杨朝选墓碑,其母王氏碑记虽仅有半截,但字迹尚清。另外,天玉、天德,天玉妻马氏,子应发妻王氏,天德子应元碑记也是清楚的。其余的都是一些传说,但比较有价值。古曰“鸦有反哺之意,羊有跪乳之恩“,受宗族之托,特根据这些证据梳理谱系,以报先祖养育之恩。

杨氏发源于毛栗园,情况清楚者分毕节阴底泺多河分支,清镇岗寨分支,黔西绿化四方井分支,织金珠藏青山羊场分支。岗寨始祖杨庭春,毕节分支始祖杨庭金,民国谱这样记载,从名字上看都知道杨庭春和杨庭金的关系,不是亲弟兄都是堂弟兄。杨庭春是个秀才,先前居住珠藏骂丫,生子数目不明,因他犯事被杀后,四个儿子被抱养到岗寨姑妈家,名曰永吉、永庆、永安、永康,珠藏分支据传登榜孙永安被抱养到清镇干沟坝上姑妈家,两个永安实际就是一个人,因为,岗寨的大地名就是大坝,如今地名没有变动。从大家共同发源于毛栗园,共同有一个永安公,而且庭春居住珠藏来看,大家血缘不可分割,共同是一家,细节虽有争议,但完全可以搁置,由后人解决。

从大方向上看,民国谱曰天玉、天德、天明、天置父亲有三个名字杨庭金、杨奇、杨棋善。杨棋善是杨奇“噻”的谐音,杨庭金是杨奇则是因为,祖传字派“金奇天应开”,并有谱落点纳雍羊场乡杨世训分支,而真实字派“朝庭天应开”是有碑记为证的。天字派的父亲杨庭金肯定是杨奇,否则不会有“金奇天应开”这个字派。查朝选公的坟碑,次子曰奇,孙有天植,重孙有应魁,与黔西谱曰棋善生天置,天置生应科是对应的谐音字。而朝选母亲是王氏,加上字派在丁富公一脉毛栗园文海公后裔族谱上全部找出来,那么就是丁富一脉无疑。至于天置是不是天植,应该是,一个屋基里面不可能出现两个天植(置),因此,杨庭金是杨丁富杨文海后裔。至于杨庭金妻子传是马氏,但是,社会乱了,准确与否不知道,因为杨庭金儿子天玉的妻子是马氏,也许有侄女赶姑妈的推测,媳妇姓马,婆婆也姓马,婆媳是埋在一起的。

据毛栗园谱载,元林生朝选、朝俊、朝清、朝明,仅朝选和朝俊不知下落,朝选由于现在查出有碑记,剩下的朝俊应该就是岗寨庭春父亲。但是庭春等与庭金同母同父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说庭春父亲是朝俊这是推断,而庭春等是蔡族,庭金是蔡族,是很有可能朝选找到蔡族祖母生下庭春、庭金等也是可能的,一切都要让后来的历史加以证明。

据民国毕节和黔西两部谱载,有一支朝字派的祖人落业“不明令散(有抱养的意思)”在珠藏,据岗寨房传,庭春犯事被土目所杀,庭春叔叔杨登登又杀掉土目。据毛栗园谱载,登字派和朝字派同派,而在珠藏的蔡族最老的是登字派的登榜,是个大财主,只有他能够杀掉土目。因此登榜系朝选公弟弟。

关于登榜,有碑记,子孙甚多,家族大部分传系其子孙,仅核桃冲部分家族传登榜无传,登榜的子孙都是登亮的,事实只有历史来确定。

关于登登,岗寨说是朝字派即登字派的人,核桃冲部分家族说是永全公,这些都是传说,不知道谁说的为准,也只有历史来说话。推测下来,永全的名字如果是登登,那么,登榜儿子杨成友把儿子永全取名登登不错,因为登榜的字派本就是朝字派,只不过抱养到叔叔家才取名登字派的。另外的一种说法,永全就是庭春儿子,庭春一脉祖上没有登字派,于是取登登,因为永全一脉有谱说永全与永安是弟兄。而永安是庭春儿子,有其子名曰永吉、永庆、永安、永康乃取“吉庆安康”之意,缺永安,“吉庆安康”就不存在了,如果加上永全,则是“吉庆安康”全了之意。此推测也让历史来说明。

关于,登亮、登明、登富、登清、登宝等没有谱载和碑记,但是从发源于毛栗园,而且与干沟坝上分支是亲的,只能大体依据传说来定谱系。据杨兴林传,他们家系抱养的,但是不知道哪代抱养,系抱养到二叔家的。那么,从89年核桃冲谱书上查下来,从登榜下来没有哪代有抱养现象,只有登榜系抱养符合逻辑,而登榜据毛栗园谱推系朝选弟元林子,元林为大哥,二哥是元兴,因此,登亮、登明、登富、登清、登宝等就是元兴子。

根据碑记效率高于谱,老谱效率高于新谱,新谱效率高于传说的原则,朝选、登榜、庭春等属于毛栗园文海公元林后裔,登亮等属于元兴后裔,登榜和母亲碑记不明,依据89年核桃冲家谱,上面怎么写就怎么定。其它的什么什么的传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切等后辈儿孙拿出可行证据再说话。更有甚者,凡是本族没有记忆,他族老谱老碑没有,空口说话的,不能够相信,否则今天这家说我们是这家人,明天那家说我们是那家人,如果相信传说为据,等于我们就无法找到老祖宗。

我属于毕节天玉之后,家族因民国战乱,仅有两个亲堂爷爷有联系。感到有责任把谱搞好,从2006年开始到2014年,我虽身欠债20余万,但是花钱数万,甚至骑摩托到数百里大路之外冒着风雨严寒理谱,自我感觉对得起祖宗,不当之处望族人海涵!

                                             杨勇

                                           2015年7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