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杨工作室

不傲视别人,不藐视自己 ,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日志

 
 

引用 庐陵县大桥头的考证   

2014-11-08 13:12:50|  分类: 杨氏历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梦想成真《庐陵县大桥头的考证》

一、根据湖南常德〈〈花园谱〉〉记载:“杨辂曾孙  58世杨延安,析居上径杨庄之西,泰和杨氏之祖,生子克明;杨延规,生四子:克俭、克用、克弼、克宽;杨延宗,生三子,四十一郎(派分长沙)、四十二郎(派分萍乡)、广;杨延邦,生七子,碱、瑛(派分衡阳)、瓒、达、戬、暹(派分四川)、靖(派分湘阴)。
  59世杨克明,生四子:允素、允济、允接(徙居醴陵)、允齐;杨克用,三举不第,葬大桥头松树下,生子二:第、湜(往外);杨克弼,赠大理评事;杨克宽,生子三:皙、协、升;杨克弼,生四子:怀、泽、丕,亨(徙醴陵); 
  60世杨允素,名绘,官少师兵部兼华盖殿大学士,有《绚斋文集》十二卷行世(派分泰和),配蒋氏,生子二:真一郎,真二郎;杨丕,大中祥符八年进士,拔国子博士,历尚书屯田员外郎,出知康帅[。仁宗皇帝赏题殿柱曰:"杨丕之清谨与彭齐、肖定基为江西三瑞。"卒葬本都上柘塘王四位路下,坐北向南。生子南美。
  61世杨南美,生子三:恒、同、求。
  62世杨恒,改名安平,元丰二年进士;杨同,元丰五年进士;杨求,元祐六年进士。
  63世杨邦义,字希稷,政和五年进士,任建康府通判奉议郎。建炎三年(1129年),金人渡江,兵薄城下,自誓不屈,书其衣裾曰:"宁为赵氏鬼,不作他邦臣。"遂殉节。宋高宗绍兴七年(1137年)赐赠忠襄。配曾氏,生子五:振文(朝请郎)、郁文(江西安抚)、昭文(武昌令)、蔚文、月卿(早夭),侄孺文(通仕郎)。”
  其中,“杨克用,三举不第,葬大桥头松树下,生子二:第、湜(往外)”提到大桥头,“杨辂曾孙  58世杨延安,析居上径杨庄之西,"提到上径杨庄”。翻开现在的江西地图册,在吉安市与吉水县交界处,吉水的这一边是黄桥乡,有上井和云庄村(此地名是文革中才有的,以前千年的历史上都叫杨家庄,是杨氏族人的发源地,上井是云庄村内的一个地名)、湴塘村(同样是杨家的发源地)、大桥村三个村都挨着在一起。而吉安的那一边是长塘镇。吉安市就是历史上的庐陵县。而大桥村刚好在吉安和吉水的交界上,而云庄和湴塘要离边界远一点。有可能大桥村就是历史上的庐陵县大桥头,只不过现在划归吉水而矣。所谓大桥有可能就是黄桥了。我一观察:古地名基本上没有变,杨氏关于江西祖籍记载上的地名现在基本都没有变,在整个吉安市(地级市所含的县级吉安市、太和县、吉水县)地图上,就找到一个大桥的地名,没有重复的大桥这个地名,大桥头这个地名结合常德谱的记载,研究起来就只有大桥村了。

二、庐陵县大桥头的古地名应该是“珠市巷”,我的这个考证来源于一篇网上博客文章《白氏迁入渝、川、黔、滇、湘、粤、陕始祖录》,本人摘录了其中的两段如下:
白氏迁入渝、川、黔、滇、湘、粤、陕始祖录
白联洲 发表于: 2009-1-29 21:34 来源: 中华白氏网

白仕彦,原居江西省吉安府庐陵县珠市巷地名大桥头。白仕彦以武介入京,受川南按擦史,清初康熙二年任付将,随吴三桂平水西之乱入黔,现传15代,58户,340人,现成贵州修文县,白仿贤提供数据。
白来鹏,原居江西省庐陵县珠市巷地名大桥头,于明初晏戊子任贵州巡抚,来鹏公任都司入贵州省贵阳城内,现传27代,405户,1949人。现居贵阳城郊,白云孚提供数据。

三、我族的传说是大桥头为记,我族从江西起身时有可能就是在大桥头那座大桥边。金沙县化觉乡新丰村杨家湾组杨氏族人的祖籍就是江西吉安府庐陵县大桥头为记。传说在吴王的时候,祖人在桥边插有杨柳树,起身时就在杨柳树边起身。我族与他们也许是一样的。

四、我族关于江西吉安府庐陵县大桥头为记的说法是比较准确的。一是关于家谱的记载,专家们论证从明末以来的记载较为准确,以前的记载有可能是杜撰的。比如,我乡田坝村龙勇家谱记载,龙氏族人在朱洪武调北征南时来自江西吉安府庐陵县清风里十甲大桥头这一说法就是错误的。历史上就没有朱洪武调北征南的记载,明朝也没有里甲的说法,里甲的说法是在清朝才有的。龙勇家谱就有杜撰的嫌疑。而我族关于江西吉安府庐陵县大桥头为记的说法一是时间是清朝以来的,二是这个记载脉络清楚,按照记载我们已经找到相关的应证事实。吴王征南确有其事,无论正史或家谱、地方志都有记载。比如,《大定府志》、《平远州志》等都有记载。虽然,祖人落业贵阳黑土茶店这个地方据水东土司资料记载有可能属于蔡家人聚居地,但经单簿记载很清楚:祖人是随吴三桂来到贵阳黑土茶店的,不存在杜撰的嫌疑。说本族有四支人,地点我们现在也找到了,一支在毕节阴底,一支在织金凉水井,一支在织金珠藏青山羊场,一支在清镇梨涡乡岗寨。说大桥头,基本也是江西吉水黄桥镇大桥村。来贵州的始祖是杨元史,也记清楚了。什么都是记清楚的,唯一就是杨元史的爹和哥弟没有记清楚,不过这也很好解释,我族族谱资料由杨尚祥掌管,但他比较自私,他说自己没有儿女,不想理谱,结果把家谱资料隐藏了,我们后人是无法填补家谱的空白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织金珠藏青山羊场、清镇梨涡乡岗寨的家族,看他们知道不,如果不知道的话,到江西看杨氏家族理谱没有,如果理有谱,那么肯定可以找到,如果家谱散失,我们就根本无法理清家谱详细脉络了。要知道,有名望的家族都修谱,没有名望的家族根本不会修谱的,一旦我族江西族人没有修谱,我们在哪里找杨元史在江西的家族呀?唯有的办法就是把从杨元史开始以后的谱理好。就连杨尚昆主席家的家谱都无法理清,他家也是从吉水杨家庄搬去四川的,但具体世系都没有搞清楚,就别说我们小老百姓了。我也有一个想法:织金我们家族和马氏家族是老亲,从织金起祖开始,两家就在一起,两家关于我族的传说都是蔡家人,因此,江西祖籍说是否有杜撰值得考究。考察下来,我认为:一方面,此记载里面内容都是真的,截止目前,我们未发现错误之地;二是家谱资料中,经单簿是在死人时做法式用的,上面的记载是开不得玩笑的,为家谱内容基础资料,我族江西祖籍说就是经单簿上过录而来的(因为这些资料是从七月半烧包时拿出来的资料上过录,当时杨尚祥拿出的是一大张纸,而且他本人就是道士,这张纸应该就是经单簿),准确度可想而知。它不是传说,好多人家的家谱里面都记载:传说本族祖籍为何地,这是假的。我族也有一种说法:传说是“江南应天府柳州西洋县石板大街,鱼骨庙为记”,传说就是传说,本人一考察,应天是府,柳州也是府,两府相隔几千里,假的不能再假。而江西籍的记载,准确无误,每一句话考证下来都是真实的。关于我族是蔡家人这一说法也是传说而已,织金杨氏和马氏都传说我族是蔡家人,不过纳雍家族就说自己是彝族,说的还不是像模像样的,要不是我到织金考证,我还不是认为自己是彝族,如果我们到珠藏和梨涡考证下来,我族又传说是苗族或者布依族不又麻烦了,那里苗族和布依族很多呀。口头说的就是口头说的,口说无凭呀,但是经单簿记录的就不一样,比家谱记载的还准确。家谱可以乱编,历史上就有编家谱的说法,但是经单簿不敢编呀,作法式埋死者时,谁敢编造,雷要打人,祖先要惩罚自己。所以,江西籍的说法应该是准确的。

                                                                                                    杨勇

                                                                                                     2010年1月7日于姑开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